当前位置:千千音乐在线 > 青海三江源“失”与“得”:关“亚洲最大金矿”护“亚洲水塔”

青海三江源“失”与“得”:关“亚洲最大金矿”护“亚洲水塔”

  中新社青海玉树7月4日电 题:青海三江源“失”与“得”:关“亚洲最大金矿”护“亚洲水塔”

  中新社青海玉树7月4日电 题:青海三江源“失”与“得”:关“亚洲最大金矿”护“亚洲水塔”

  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

  “一个簸箕里头,就能筛出一枚金戒指。”民间流传的这句话,形象反映昔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大场金矿之“富足”。

  曾有媒体分析,处于青海的“金腰带”——巴颜喀拉山金锑成矿带中段的大场金矿,黄金资源储量之大使其有望成为“亚洲最大金矿”之一。

  但玉树藏族自治州生态环境局局长多加日前对中新社记者说,为了保护生态,数年前,当地官方提出“还旧账不欠新账”,果断停止州域内所有探矿、采矿行为。

  玉树州地处长江、黄河、澜沧江三大江河发源地青海南部三江源区域,此间素有“亚洲水塔”美誉,发育和保持着最原始、大面积的高寒生态系统,维系着中国乃至亚洲生态安全命脉。

  金矿关停无疑带来巨大经济损失,但首当其冲的难题是历史遗留的过采区怎么办。多加介绍,当地斥巨资实施了大场金矿的生态修复,按“宜草则草、宜林则林”的理念覆绿。

  中新社记者通过当地名为“江源之窗”的生态监测系统看到,修复前卫星遥感资料中黄土裸露、坑洞遍地的过采区,修复后逐渐与周边地形地貌景观相和谐。

  多加说,大场金矿的生态修复,只是当地守护“亚洲水塔”的一个缩影。

  “我们村历史上有上百处泉眼,但慢慢很多泉眼都没了水。”玉树州玉树市扎西科街道甘达村党支部书记群才仁介绍,“我们保护水源,捡垃圾,给大点的泉眼安栅栏,不让人糟蹋,现在绝大多数泉眼又有了水。”

  如今,三江源生态系统退化趋势得以遏制,实现水资源总量、植被覆盖度、生物多样性、农牧民收入、发展能力“五增”。以玉树州农牧区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例,2010年至2019年的十年,年均增长13%。

  在“栽活一棵树比养活一个娃娃还难”的玉树州玉树市,2010年至2019年,完成造林绿化、抚育、低效林改造等113685亩,成功试种成活榆树、桃树、圆柏等28种树种。

  与此同时,当地生态环境监测亦实现行为规范、方法科学、数据准确。

  “玉树州地大物博、人烟稀少,从州上一个县的东头到西头,开越野车跑一天也不一定能跑完。”多加表示,在生态环境监测中,仅靠人力,无法企及。

  而依靠先进的监测系统,当地逐渐实现自然景观和生物多样性的实时展示,并强化对冰川雪山、草原湿地、河流湖泊和珍稀野生动物的生态学监测。

  以“江源之窗”(远程视频监测系统)为例,中新社记者日前借此“寻找”了玉树州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黑颈鹤的踪迹,实时查看昆仑山东段最高峰玉珠峰的漫天飞雪,也看到对水质要求苛刻的水獭在扎曲河打滚嬉戏的画面。

  “野生动物在这里过得十分潇洒。”多加不无感慨。(完) 【编辑:孙静波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